日本黄色一级大片
 
生態是建筑設計師的使命
 ●南方日報記者 馮善書
  轉載于:http://epaper.nfdaily.cn/html/2013-04/19/content_7183482.htm

    連君,70后,雷州人,廣州美術學院教師,著名人文生態建筑與裝飾設計師,其代表作“茂德公草堂”被城市白領稱為廣東最奢華的茅草房,是在城市打拼的富豪們尋找鄉村記憶的場所,曾一度引發建筑設計圈的爭論和反思。他也是積極和理性的環保主義者,擅長用當地的人文生態環境來激發設計靈感,從而塑造地段獨有的“場所精神”。

    人文生態環境是高潛質資源

    南方日報:城市發展的過程,為什么要重視和保護人文生態環境?

    連君:相比自然生態環境和基礎設施等硬件環境,人文生態屬于軟環境的部分。有學者把它看成是一種高潛質的資源,是實現區域經濟持續、穩定和高效發展的社會保障。通過考察一個地方的人文生態環境,可以清晰完整地找到前人思維方式和生活變遷的線索。這也可以看成是人類發展軌跡的歷史證據。文化才是建筑的第一生命,保護人文生態環境,實際就是在保護一座城市的精神和靈魂。

    南方日報:但保護人文生態環境與城市化、工業化似乎存在矛盾。

    連君:從國外經驗來看,必須以環保代價來換取城市化和工業化的說法,不過是一些懶漢和差生推諉責任和掩飾無能的借口。日本大阪是一個工業高度發達的城市,然而,當地的自然生態環境和人文生態環境保護都非常好,天空還是那么藍,樹還是那么綠,城市的中間還到處可以看到一塊塊的水稻田。

    南方日報:城市化、工業化必然帶來環境污染和食品安全方面的問題。近年來,越來越多的都市人期望回到鄉村田園,體驗農耕生活。作為設計師該如何幫助文化產業投資者去把握這些機遇?

    連君:保護和推廣人文生態是歷史賦予建筑設計師的一項重要精神使命。以往我們開展的每一項設計都在踐行這一理念。在設計茂德公草堂和廣東樟樹灣溫泉度假酒店等建筑群時,我們充分抓住了現代人懷念和追求體驗傳統農耕文化的心理,創造出了一個個完全不同于現代都市生活的休閑文化生態空間,幫助一些人找回了闊別已久的鄉村記憶和文化體驗。不管怎樣,人文生態建筑設計營造出來的特有的“場所精神”,讓我們的價值觀在同一時間同一地點實現了共振。

    生態建筑的特點就是造價低

    南方日報:這些年,您一直在推廣人文生態建筑,什么才是真正的人文生態建筑?

    連君:生態是當前政府和民眾越來越關切的問題,建設生態文明已成為國家未來發展的主要目標。日本建筑界倡導的生態是一種文化層面上的意識,即人文生態,他們主張借鑒前人的生態節能經驗來構造現代建筑,認為建筑物的節能、生態,并非都必須要用最貴、最新的技術和材料,因為高科技材料在其生產過程中都要耗費大量的能源,一次性投入巨大而收效甚微,而且今后日常的維護費也是相當昂貴。因此,他們主張尊重自然規律,充分利用自然資源來構建生態建筑。

    南方日報:人文生態建筑的建造成本是否比一般的建筑要高?

    連君:恰恰相反,生態建筑的特點就是造價低。因為建筑和裝飾材料往往都是被現代社會所拋棄的一些東西。譬如,我們在設計和建造廣州茂德公草堂時大量使用的茅草、瓦片、土磚等等,都是普通農村最常見也是大家在修建現代建筑時不用的材料,再如我們在建造李藝金錢龜文化館時用到的牡蠣殼,是海邊漁民想盡辦法要處理掉的生物垃圾,我們把它們用在建筑上等同于廢物利用。

 
日本黄色一级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