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精品久久综合色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原創 > 正文

                                2021屆高校畢業生已達909萬?我們聽3個畢業生聊了聊找工作有多難

                                3位畢業生向《中國經濟周刊》講述了他們的求職故事。

                                《中國經濟周刊》見習記者 孫曉萌

                                每年的總理記者會都會提及高校應屆畢業生人數。874萬人,這是2020屆畢業生的總人數,比2019屆新增40萬。2021屆,畢業生人數再漲35萬,總體規模已達909萬。

                                據央視財經報道,2020年,向國內崗位投遞簡歷的歸國人才數量較2019年增加33.9%。2021年春節后的第二周,由于考研成績公布,預計更多應屆生流向就業市場,求職人數同比增長143.1%。

                                3位畢業生向《中國經濟周刊》講述了他們的求職故事。

                                求職幸運兒,趕上應屆“末班車”

                                2020年年底,在畢業5個月后,2020屆的芳玉終于接到了山東威海一高校的政審通知,也就是說,她總算是趕上了2020屆應屆求職的“末班車”。

                                芳玉是某211大學政治學專業的研究生,但她所在的專業并非學校的雙一流學科,也并非就業市場上的“剛需”專業。

                                當芳玉的同班同學在10月份返校辦理三方協議的時候,他們的輔導員曾說:“這個同學貢獻了2%的就業率,下一次學校再考核學院就業,就業率總算能到52%了。”學院的畢業生人數僅有兩位數,可是直到2020年10月,近一半的人還沒能簽約。

                                2020年9月,很多招考簡章已經不再寫著招聘“2020屆普通高等院校應屆畢業生”這句話,而是變成了面向“2021屆應屆畢業生及兩年擇業期內未就業的高等院校畢業生”。

                                芳玉報考過山東聊城的人才引進計劃,她本來以為聊城也不是熱門城市,這個崗位應該沒什么競爭,看起來很好考,結果出乎意料。

                                聊城的引進計劃僅針對“雙一流”院校的畢業生,不限專業不限應屆歷屆,免筆試,結果僅招10人的崗位,吸引了數百人報名。于是,招考方設置兩輪視頻面試來篩選應聘者。當時芳玉仍在準備畢業論文,止步第一輪面試。

                                其實,芳玉也有其他機會,她入圍過山東某銀行的面試,但是聽說這家銀行待遇并不好,最終連面試都沒參加。她也拿到過德州一家民辦中專伸出的橄欖枝,這家中專承諾給她解決編制,但是她并不是很相信這個承諾,最終放棄。

                                2021年,有的招聘簡章已經變成了“招聘2021屆應屆畢業生及2020屆的北京生源畢業生”,兩年擇業期越來越少地出現在簡章里,2020屆也越來越少出現。

                                但這并不意味著2020屆畢業生們都“上岸了”,在“高校應屆畢業生已達909萬”這條熱搜的評論區,仍有網友表示,自己作為一名歷屆生,還沒上岸。

                                立志教書育人,現實屢屢受挫

                                芳玉同專業的學妹小璦在接受采訪時表示,他們的求職季,似乎比2020屆學長學姐更難。小璦的就業老師曾說,2021屆的崗位儲備確實挪了一些給2020屆畢業生使用。

                                自從2021屆校招開始,小璦至今只接到一家北京的出版社的面試。“面試的時候,面試官直接告訴我,他們的工資待遇很低,而且老是問一些與工作無關的事,例如我家境怎樣,似乎是在試探我,靠著微薄的薪水,我能不能在北京生活。”小璦對記者說道。

                                這家出版社最終招了一名北京女孩,小璦猜想“可能他們覺得,她在這有家人支持,能堅持下來,更具穩定性吧。”

                                起初,小璦的理想職業是教師,當她和同學跑了一場北京高校的教育專場雙選會后,她覺得在北京做中學教師可能沒戲了。這場北京高校的應屆畢業生教育類雙選會上,很多教師崗位應聘條件的硬指標是“北京戶口”或者“師范類院校畢業生”,她倆全不符合,兩個姑娘只能鎩羽而歸。

                                那么,應聘高校的行政崗和輔導員呢?小璦發現,如今的高校輔導員門檻很高,需要提供科研證明、學術成果清單,提供一切可以證明自身科研能力的材料,有的高校要求應聘者本碩都是211或985。

                                “想要入圍高校輔導員筆試,你得往下找,投那些比你本校還差的高校,成功率會大一些。”小璦告訴記者。北京高校出了名地難進,身為碩士研究生,小璦的競爭對手卻極有可能是博士生,她目前只能寄希望于本校的輔導員招聘了。

                                那么,離開北京呢?北京高校畢業生南下當中學老師,似乎已經是一種風潮。小璦在應聘江浙地區的中學老師時,發現自己的競爭對手居然畢業自清華北大,同等條件下,用人單位會更喜歡清華北大的學生。驚訝之余,小璦也能理解,她的朋友已簽約杭州一所中學,約定年薪16萬,轉正之后漲到19萬,這個待遇對應屆生來說,相當不錯。

                                2019年,中央廣播電視總臺中國之聲曾報道一則消息,內容是“深圳龍華區30萬年薪招聘中小學教師,入圍體檢者超八成是研究生及以上學歷”。報道稱,龍華區給出的薪酬待遇相當誘人,本科生年薪26萬以上,研究生28萬以上,全日制博士另外獎勵20萬,優秀畢業生獎勵3萬至8萬,優先為受聘者申請人才住房、長租公寓。全年帶薪假165天,非師范類學生、沒有教師資格證均可報考。

                                據深圳市龍華區教育局公眾號相關文章顯示,最終,491個崗位吸引了3.5萬人報考,入圍體檢者有362名是研究生以上學歷,這其中還有22名博士生。博士生中有5名清華博士,5名北大博士。

                                隨著薪資上漲,教師崗位競爭也逐年激烈。前幾年,小璦有一位學姐考入了深圳某教育集團做老師,雖然有直系學姐輔導備考,但是近兩年,小璦所在的系再沒有應聘成功的學生。很多有志于成為中學教師的青年,將目光轉向江浙。

                                超齡?他能順利在北京落戶嗎?

                                令小璦的同班男同學尚岸苦惱的是,他超齡了。尚岸將很大精力放在公務員和事業單位招聘上,雖然是2021屆如假包換的應屆生,由于讀研前工作過一陣,1992年出生的他,能投的事業單位并不多,所幸國家公務員考試和北京公務員考試的年齡限制相較而言不嚴格,僅要求年齡在18至35歲之間。

                                記者查閱的幾個在京直屬單位招聘簡章上,都包含了如下規定:碩士研究生不超過27周歲(1993年3月1日以后出生)。

                                這個規定或與落戶北京有關。2018年2月印發的《北京市引進非北京生源畢業生工作管理辦法》中第十三條規定,“引進畢業生原則上應具有研究生學歷。引進當年博士研究生一般不超過35周歲,碩士研究生一般不超過27周歲。其中,教育、醫療衛生系統引進碩士研究生一般不超過30周歲。”

                                目前,尚岸只進入了北京市公務員考試的面試環節。他入圍的是區級基層執法崗,招2人,他排在第四,排在這個位置令人難受,還有希望上岸,但是必須拼盡全力。為此,他報了一個面試模擬班。

                                “這個班,老師不講任何理論,只負責點評,需要班里的20個同學互相配合,進行面試環節練習。3天的課3000塊錢,這個價位,已經是最便宜的面試課了。”尚岸告訴記者。

                                即便北京公務員考試上岸,他還是得擔心,自己能不能落戶。

                                論文vs工作,應屆求職的“兩難”

                                不止一位同學告訴記者,有點后悔,沒能早點開始國考、省考、文職、事業單位各類筆試的復習。小璦對記者說:“考工作居然比考研還難。”正式進入秋招后,寫論文和找工作是同步進行的,如何兼顧這兩件事,既考驗能力又考驗心理。很多畢業生的狀態是,工作杳無音訊,論文頻繁挨批。

                                芳玉的老師們也認為,2020屆的孩子們經歷的是相當不平凡的畢業季。像芳玉、小璦這種文科生,居家寫畢業論文倒是不難。她們的畢業論文多基于文獻、資料,對理工科學生來說,如果無法返校,畢業設計幾乎沒法開展。論文不通過,延畢也會隨之而來,那么簽好的工作,也無法到崗了。

                                平衡好找工作和寫論文,是畢業季“荒野求生”的一體兩面。

                                草長鶯飛三月初,2021屆的春招剛剛開啟,小璦心里雖然沒底,但是投遞簡歷、準備筆試已經成為她每天的必做功課。希望春招機會更多一點,希望論文不會被卡,也許,每一個畢業生都曾經在春天如此期盼吧。

                                (文中芳玉、小璦、尚岸均為化名)

                                責編:姚坤

                                (版權屬《中國經濟周刊》雜志社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国产精品久久综合色

                                                              欧美大尺码久久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