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精品久久综合色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廚房 > 正文

                                治沙項目進大漠,幾家泛綠幾家“黃”,如何避免“造盆景”?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張麗娜、安路蒙

                                近幾日,北京等地黃沙漫漫,幾乎十年未曾刮入人們視野的沙塵暴突然來襲。十年,它的銷聲匿跡,傾注了幾代治沙人的心血。十年,它又卷土重來,再次警示人們治沙之路漫漫,仍需久久為功。

                                怎么科學治沙,沙產業的路徑在哪里?這些問題,伴隨著現代治沙試驗項目的開展,引起了人們的深思。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深入我國八大沙漠之一的烏蘭布和沙漠調研發現,曾經荒涼死寂的不毛之地,正在開展菌草種植、沙漠土壤化改造、葡萄產業等生態實踐,一到夏秋時節,茫茫沙漠上竟長出兩米多高的綠葉草,幾十種瓜果蔬菜長勢喜人,葡萄酒莊園宛如沙漠綠洲。

                                然而,可喜變化的背后也深存隱憂。水指標缺口巨大、“治沙還是作秀”備受爭議、產業化推廣難……烏蘭布和沙漠的生態治理道路充滿艱辛曲折,科研機構、投資企業、政府部門三方都有委屈?;鶎咏ㄗh,生態治理要因地制宜,一定要樹立大局觀,算大賬、算長遠賬、算整體賬、算綜合賬,如此才能形成系統性的治理,實現生產、生活、生態的和諧統一,避免把生態保護變成曇花一現的“盆景工程”。

                                治沙科研試水,幾家泛綠幾家“黃”

                                烏蘭布和沙漠總面積近1萬平方公里,由于黃河阿拉善段82公里西岸緊依烏蘭布和沙漠,水土流失嚴重,每年輸入黃河的泥沙達1億噸。但同時,烏蘭布和沙漠是我國最濕潤的沙漠,地下水比較豐富?;谔厥獾牡乩項l件,2013年烏蘭布和生態沙產業示范區成立,規劃對總面積1000平方公里的漠水相連區域進行“鎖邊治理”,隨后多項沙產業治理項目紛紛試水。

                                在烏蘭布和沙漠東緣黃河西岸的流動沙地里,有一片福建農林大學與阿拉善盟悅禾科技生態有限公司合作的菌草治沙示范基地。去年初秋時,記者曾在現場看到,黃色沙地上長出2米多高的菌草,形似玉米,枝葉茂密,地下水正通過滴灌毛管不斷噴灑在菌草根部。

                                該基地試驗負責人羅宗志介紹,菌草是可作為栽培食用菌、藥用菌培養基的草本植物統稱,具有生長速度快、根系發達、植株高大等特點。2013年,菌草技術發明人林占熺帶領團隊開始在烏蘭布和沙漠開展菌草防風固沙試驗。

                                “2020年基地種了近200畝菌草,經過幾個月的生長,菌草能長到3米高。”羅宗志說,菌草的根系可以固沙,收割后還能用作牲畜牧草。

                                隨后,記者來到重慶交通大學易志堅教授團隊開展的“沙漠土壤化”生態恢復科研試驗基地。易志堅介紹,“沙漠土壤化”與傳統治沙有著本質區別,將自主研發的植物纖維黏合劑施加到沙子顆粒之間,采用力學原理方法,讓沙子改性“變土”,進而具備土壤特性和保水性能。

                                易志堅給記者做了實地演示,將兩堆沙子圍成碗狀,然后倒入同量的水,普通沙坑里的水幾秒鐘就滲完了,但加入黏合劑后,沙坑里的水能留存數分鐘。

                                2016年開始,易志堅團隊在烏蘭布和沙漠進行“沙漠土壤化”種植試驗,即在“沙改土”后的沙漠上,嘗試種植各種植物。他表示,土壤化沙子保水保肥,節水效果顯著。“目前試驗基地采用節水灌溉,農作物的灌溉量能低于當地550噸/年的灌溉限額,沙蒿、沙打旺、檸條等沙生植物可以在極低灌溉量甚至不灌溉情況下自然生長。”

                                如今,這片試驗基地已經變成數千畝綠色農田,西瓜、蘿卜、番茄、向日葵等幾十種農作物長勢喜人。“不僅長勢好,黏合劑和‘沙改土’土壤的安全性也通過了第三方機構的檢測,無毒無害。”易志堅說。

                                除了科研試驗,有一些治沙產業已經見到效益。以沙恩葡萄酒莊園為例,該項目建立了3萬畝葡萄林、4萬畝防風林、3萬畝牧草以及休閑度假基地,形成了沙漠種植、養殖、葡萄加工、生態旅游的沙漠綜合治理體系,還有的企業在沙地種植綠色飼料,通過飼料循環養牛產出有機奶。這些都被當地作為一二三產業實現良性互動和可持續發展的典型案例。

                                “8年來一直在投資,沒見一分錢回報”

                                通過多種生態治沙嘗試,烏蘭布和沙漠生態綜合治理取得階段性成效,但不少治理項目卻在爭議中前行,面臨質疑和困難。

                                烏蘭布和生態沙產業示范區管理委員會副主任楊學忠介紹,近年來示范區共引進生態治理企業76家,先后批準31家企業治沙項目規劃,由于技術經驗缺乏等,目前已實施的項目僅有5個,沙產業進展緩慢、成果并不明顯。

                                菌草防風治沙項目建立之初,就伴隨著“用水量太高”“沙漠里不可能長出南方植物”等質疑。

                                記者了解到,巨菌草原產地在非洲,適合生長在熱帶、亞熱帶地區的多年生植物。對此羅宗志解釋,目前試驗基地里的菌草使用地下水滴灌,耗水量與玉米相當。

                                然而,當地生態治理水指標缺口巨大,烏蘭布和生態沙產業示范區管理委員會提供的數據顯示,示范區生態治理需水量約為2.4億立方米,然而上級下達的用水指標僅0.31億立方米。因此,對于本身耗水量大的生態治理項目,管委會并不看好,支持有限。

                                市場不看好則在于經濟賬。作為菌草項目的投資方,阿拉善盟悅禾科技生態有限公司負責人溫超有一肚子苦水:“8年來一直在投資,沒見一分錢回報”。

                                “沙漠土壤化”技術也同樣面臨爭議。“我們的技術是力學跨學科范疇,有些土壤專家、治沙專家不認同,至今沒有任何一項國家科研項目立項,科研經費也只能全部從社會上籌集。”易志堅說。

                                投入成本較高也是個問題。據易志堅介紹,每畝沙漠改造成本約為2000元,加上施肥、灌溉等費用,綜合成本將會更高。此外,還有業內人士擔心,這項技術里的土壤黏合劑成分會逐漸分解,三四年后土壤可能會恢復沙化。前來考察的不少企業由于較高的投資成本,打消了投資念頭,目前“沙漠土壤化”技術還處在產業化推廣前期。

                                避免“造盆景”,實現可持續發展

                                20世紀80年代初,錢學森曾對沙產業作出一系列思考。他認為,有充沛陽光的沙漠戈壁,有可能發展成為農業空間,但當前沙漠、戈壁、陽光的潛力遠未被利用,沙產業的研究還是空白,真正做到沙產業大發展還有待時日。時至今日,我國西部地區都在積極實踐,但真正實現沙漠的“綠富同興”,基層政府、科研機構和企業建議進一步優化沙漠生態綜合治理頂層設計,持續從技術、資金、平臺建設等方面給予支持和幫助,避免“造盆景”。

                                “烏蘭布和沙漠是我國八大沙漠中最有可能進行大面積治理的沙漠之一,因為這里獨具先天優勢,有引黃河灌溉條件,還有黃河側滲補給水量。”中國治沙暨沙業學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中國林業科學院防沙治沙首席專家楊文斌說。

                                不過,沙漠生態治沙的前提是要遵循節水原則。“做沙漠產業一定要選好方向,把握好產業的技術核心,否則的話就會容易走歪了。”楊文斌認為,干旱區缺水,每一滴水都很重要,生態用水必須是用最少的水做治理,確保生態安全;產業用水必須用附加值高的技術來引領,提高經濟效益。

                                據了解,烏蘭布和沙漠用水指標缺口巨大,如果過度使用沙漠地下水,會導致沙漠化加劇,得不償失。但同時,防風治沙項目又離不開水。楊學忠建議給示范區分配更多的用水指標,協調滿足烏蘭布和生態屏障建設用水的需求,并在生態治理用水定價時,進行差別化定價,降低生態治理成本。

                                生態治沙還要與產業發展相結合,既要科學也要可持續。治沙技術也不能停留在“科研溫室”,應積極探索生態治理和沙產業、旅游業等的融合,加快推進生態治理項目的產業化推廣應用。

                                生態綜合治理具有資金投入大、產業周期長、企業回報慢等特點,加之示范區自身財力相對薄弱,對企業扶持力度有限,一些企業目前未產生實質性稅收,收支矛盾非常突出。采訪中,烏蘭布和生態沙產業示范區相關人士建議出臺生態治理、沙產業發展等方面的專項鼓勵支持政策,破解示范區生態治理困局。

                                此外,示范區作為內蒙古自治區級沙產業開發區、沿黃重要生態保護示范區,卻尚未列入自治區產業發展、水電路訊等方面的統一規劃,嚴重制約著經濟社會發展。建議將烏蘭布和沙漠治理列入自治區乃至國家大盤子統籌考慮,創新管理體制,建設一批交通基礎設施等重點工程,切實推進烏蘭布和生態屏障建設。(來源:新華網)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国产精品久久综合色

                                                              欧美大尺码久久夜